晚期肺癌生存期突破5年很難嗎?這是我陪媽媽抗癌五年的一點經驗

晚期肺癌生存期突破5年很難嗎?這是我陪媽媽抗癌五年的一點經驗

晚期肺癌生存期突破5年很難嗎?這是我陪媽媽抗癌五年的一點經驗

剛確診時,別人說媽媽活不過2年,我偏不信。

2010年的這個時候,媽媽感冒拍了個胸片,醫生看了說有些不好,建議去大醫院做一個CT,盛京醫院做完後基本確定肺癌,全家如晴天霹靂。

入院,檢查,確認可以手術,給了我很大的希望。手術有兩個方法,開胸或者微創,微創手術那時候做的很少,說拿不乾淨,費用還大,不管他,痛苦小,傷口小,術後恢復快,這就是優點,至於拿不乾淨說法,就是人的思想接受不了新的技術之說。

手術,8個小時,左肺下葉全切,病竈4.2×3.8,單側淋巴結清掃。分期,中分化腺癌,無其他轉移。

這一仗算打完了,回家休息吧,20天后回來化療,一共化了4次,應該6次,媽媽實在是挺不了了,太痛苦了,生不如死,總結化療的副作用,最貼切的一句話。

階段性的勝利到了,這半年我一直陪着媽媽,工作不要了,之後回家修養,吃了些中藥,就是靈芝孢子粉,一直都很好,每半年複查,不間斷的。

直到2014年9月份,咳嗽的很厲害,有血跡,做了個氣管鏡,發現了個小米粒大小的點,放療,33天,天天開車拉着媽媽,陪着她,沒有啥反應,恢復的很不錯,沒有網上說的那麼嚇人。

2015年10月,複查!就那幾樣,回頭開結果,這裏題一下,這回加了個腦的磁共振,媽說腦不舒服!頭有時痛。

就是這個磁共振有查出事了,左後腦3cm的一個竈,大了會影響視野,放療醫生建議,伽馬射線,加放療,這是標準規範程序。

怎麼辦?我想手術。放療醫生說的很到位,我只會放療,找腦外科,神經外科,評估,方案。可行,來吧,手術,期間的評估工作做完,通知媽媽,接受手術。

術後回家修養一週,回醫院全腦放療,10次。期間有些噁心,打了一些司瓊,現在回家修養了,狀態很好,等着過第五個團圓年了,再有半個月,正好是五年整了,發病。

總結,沒吃過靶向,不是說靶向不好啊,等病,什麼意思呢。等待發病,不要刻意尋找病。聽醫生的話,有自己的判斷。正常飲食,不要亂吃亂信保健品。要有長期抗癌的打算,按慢性病治療。

媽媽腦轉手術加全腦放療後,惡夢開始了,期間經歷太難了,2016年5月份開始不定期的嘔吐,打甘露醇降腦壓,還能挺個3五天不吐,到7月份時嘔吐加劇,回醫院治療,打攬香烯,和甘露醇,做的腦磁共振增強,沒有新發病竈,嘔吐症狀有所緩解,醫生說回去修養吧,沒啥好辦法了。

她已近整不明白我媽的病了,回去後,沒多久又開始嘔吐,每天都吐,這期間我又檢查的胃,肝,膽,總之全都看遍了,沒病。我蒙了,咋辦,不知道了。打託烷司瓊注射液。

果見效了,(其實之前吃過藥片的無效果)。看到希望了。買,天天打,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可是這藥也是不行了,應該是耐藥了。剩餘了兩盒,沒有用了,有需要的找我,送給你吧。

這時候到了10月,媽媽說過10節再去住院吧,這幾天我帶她出去走走,帶着輪椅的,走路已經費勁了。9號開始住院,各種檢查,打點滴,藥名忘了,一種中藥,媽媽出現了很可怕的過敏症狀,全身抽觸,醫生也蝦壞了,當天晚上就緩解了很多,醫生也是想爲媽好,不應該埋怨人家。

第二天改打,地賽,和神經節,維持,這時候開始媽媽已經不能走路了,看樣子不行了,她自己也說死在醫院。打了幾天後,嘔吐症狀消失了,(到現在都沒有嘔吐,不知道爲什麼)媽媽已經人不太正常了,記憶力不行了,說話前言不搭後語。

腦片結果出來了,有一點積水,醫生不建議我做分流術,說讓我自己拿主意,整死我吧,腰穿發現蛋白定量高出正常100毫升,沒法了。我最後的機會來了,靶向藥,和醫生商量,他們不支持,說,沒病竈,沒意義,不管他,基因檢測,不等了,盲吃靶向藥。

這其間我看到北京的一個病友,對我幫助太大了,給了我和我媽信心,你那句,守得雲開見明月,太棒了,我一輩子都感恩您!

基因檢測結果顯示我媽不適合吃,沒有突變,神啊,打擊我,這次我很受傷。留着這麼年的念想破碎了。管他呢,接着吃,月末了,暖氣給供暖了,回家吧。

目前,飲食正常,睡眠正常。人也胖了,已經自己可以去衛生間,出院28天每天都帶給我們驚喜,期待更大的驚喜。很多時候說不清這病怎麼回事,你也不用去搞清楚。家人的呵護,病人的求生意志,比治療更重要。

時間很快,馬上到2017年元旦了,可是就在16年12月31號這天晚上媽媽上衛生間回來時候不小心摔倒了,腰部疼痛。判斷可能是骨裂紋了,問題不大。在家靜養吧,去骨科醫院拿了些膏藥自己糊。不想往醫院折騰了,本來可以試着走路了,這回全完了!

過了元旦2017年1月4號,我來到盛京醫院神經外找醫生看看磁共振, (這個醫生媽爸聽電臺介紹的),醫生說病人得來重新做個,這個片時間長了。媽媽摔了,沒辦法,等好的吧!

這期間我把地賽米鬆換成潑尼鬆。不吃就嘔吐,慢慢減量,特羅凱吃的副作用越來越多,煩死了。媽媽一躺就3個多月,變得越來越懶,坐着都顯累,狀態也時好時壞。腰養的差不多了,根本無法走路,最多走到衛生間,回來都費勁。

過了清明節拉媽到盛京找之前的醫生,一切都很順利,入院,檢查,全身沒有癌變,腦脊液還是多,和一年前一樣,醫生建議做腦脊液分流術,病人符合手術標準,叫我們家屬拿主意,做不做,做了也不一定能走,因爲這種情況我媽應該能走,醫生也迷糊了,必須做,沒合計,

手術很順利,第三天,下地,扶着可以走了。我認爲就是奇蹟,這就是奇蹟,生命的自愈力戰勝疾病!至於現在爲什麼沒有癌變,我也說不清楚,之前在腫瘤醫院這個手術就沒敢做,怕腦脊液癌變,一直託到現在,

本來媽媽走路越來越好,膽子也大了,可是就在元旦的前一天,2016年12月31日凌晨3點多,在去衛生間回來門口不慎摔倒,腰部不敢動了,當時嚇壞了,我以爲摔壞了,和弟弟爸爸把媽擡上牀,商量去醫院的事,經驗又一次發揮作用,我摔傷過,覺得媽媽沒大事,第二天去骨科醫院拿了些敷的藥。

就這樣媽在牀上躺了三個多月,每天都在好轉,這期間我的幾個姨每天都來照顧媽媽,調節心情,新年,春節,就在這忐忑的心情度過了,其間的一些不想再說了,大家都能想得到,我期間也絕望過,何況媽媽。

17年4月,春天來了,已經是清明節了,東北這時候也很冷呢,時不時也下雪。

過了節去盛京醫院看看,爲什麼呢,這麼回事,媽媽在聽收音機的時候,有個幫你找醫生的節目,爸爸打過電話,我去諮詢過,那時候媽媽摔後幾天,應該是過完元旦後的事,記不清楚了,醫生的意思要病人本人來看看再說。

去年媽媽在腫瘤住院治療的時候我就去別的醫院問過,都不願意接手,因爲這種病人醫生確實很怵。腫瘤醫院的醫生除了瘤,他們什麼都不會,這裏沒有臭他們的意思啊,絕對還是相信他們。很快,清明節過完,大約4月10號,記不清楚了,預約網上掛的號,神經外科,於教授,

相當好的一個醫生,也是媽媽的第三次手術醫生。經過初步的判斷,醫生留下住院了,很是高興,覺得希望來了。

可能有些讀者合計爲什麼,又去醫院,因爲這期間媽媽還是有嘔吐的情況,必須要有質量的生活,病人不能湊合,一直我就是這麼想的。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醫生建議手術,不能說成功,那麼可以提高生活的質量,腦積水確實存在,是否影響走路,不太好說。

沒什麼猶豫的,腹腔分流術,把多餘的腦積液導流到腹腔。平衡腦積水水平,達到正常的水平。之前在腫瘤醫院放棄的手術,就是這個,當時醫生建議不要做了,沒太大意義,做爲家屬我能夠理解醫生的意思,都是好心。

提一點。媽媽這時候基本離不開人,必須要有人扶着,但是走不了幾步。自己其實也對這個手術充滿希望。第三次手術,當然,這次的風險性很小,就算微創手術。

重複着之前的一些事情,就是這樣,經過術後恢復,媽媽行走的狀態有點進步,精神頭也足些,說道具體手術結果,評估結果沒什麼必要,你覺得對,那就是對。

一點體會,有一點希望就要努力,這次媽媽自己不放棄,聽收音機找到醫生,你,我,病人,都要有信心,那麼老天還是給你機會,即使沒有,那麼我們也要理智放棄。我經太多了,有時是確實有些麻木。

一些病友問我一些事情,我真的勸他放棄。沒有意義的治療,又何必呢。每個醫生水平是不同的,他們都是希望治好病人。請相信他們。

寫這個時候已經11月末了,媽媽剛剛複查完,挺好的,又查了查內分泌,也沒什麼事,現在所有的藥都停了,媽媽還是有時候嘔吐,但是比手術之前要輕很多。具體什麼問題我現在也搞不清,我一直琢磨不透。複查時醫生看完腦磁共振片子,告訴我這是正常人的片子,沒有問題,OK。

2018年到來了,希望媽媽在新的一年繼續保持,也希望肺癌的治療有新的進展,讓肺癌病友有新的希望。

小時候,你陪着我長大,現在,有我陪你一起抗癌。路遠山遙,無所畏懼!

如果您還有其它疑問或想瞭解的癌症知識,可以在下方留言,我們一定會給出解答。

學習癌症知識,與10萬病友交流,免費檢測營養風險狀況,可以使用抗癌圈app

晚期肺癌生存期突破5年很難嗎?這是我陪媽媽抗癌五年的一點經驗

參考資料
這幾天Cincia電訪一位肺腺癌四期抗癌成功的戰友- 藍媽媽,她的聯絡方式是一位
熱心的鄭姐所提供給我,也曾在戰友見面會分享過自身的案例,激勵了許多正在奮戰
中的癌友。電話接通後,另一頭傳來的 … Cincia提供的這些成功經驗真的是一劑強心
針,積極的面對、治療,保持心情愉快,才是成功抗癌的不二法門。 令堂也是抗癌前輩
, …
2013年5月1日 … 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自己生病的經驗可以透過分享來幫助別人,這也讓我興起了寫
Blog的想法,希望能透過Blog文章,來幫助更多癌症病患或家屬。 …. 因為媽媽也是
最近突然被驗出是肺腺癌第四期目前也是轉診到台大接受治療不過還沒有做化療正
準備做基因檢測而已上PTT抗癌版找尋到你的文章覺得你真的很樂觀 …
看到妳的留言,忍不住要回應一下,因為我太太是三月初確診為肺腺癌四期,所以妳
的擔心及複雜的心情,我完全能體會。如果妳父親不幸也得了癌 … 一個月前,我很
幸運的得到身邊朋友分享家人抗癌的經驗,其中有個三歲的小朋友得到肝癌末期,
居然能夠痊癒,現在已經都讀大學了,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跟鼓勵。當初,後來看到
Cincia …
2015年2月17日(农历年29)一个电话将我从美好的年假梦中惊醒,在佛山市三水区
人民医院里得到一个疑似的消息:妈妈得肺癌了!在大约2个月前妈妈一直咳嗽,
起初以为没什么大碍,只在社区医院吃药,打吊针,但是病情一直没好转!后来在
爸爸,弟弟的强烈要求下才去三水人民医院拍了个胸片,2015年1月30日, …
2014年4月9日 … 打從媽媽健康檢查發現陰影那天開始,每天爬文,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藉以了解肺
部有陰影的種種可能,也大致上了解長在肺裡面,又大於三公分的腫瘤,八成是惡性
的,所謂的八成,幾乎就同等於確定,來到「星希亞抗肺癌.
是的,我肺腺癌第四期了.在上星期前,我是一個健康快樂的三十多歲全職媽媽.一個三
歲的小男生,佔據了我所有的視線.今年七月,突發奇想的,為自己,也為孩子,我想再念
一次大學.離開大學十年之後,重赴考場,如願的我考取了離家…
2017年5月27日 … 肺癌之治療經驗分享. 肺癌是所有癌症死亡率第一名。 但很多人,都等到咳嗽厲害才
去就醫,往往都延誤了治療的好時機。 雖然,現在政府已經推行禁菸 … 但也許是他們
全家人,給她的媽媽的關心和醫院給的醫療處置,所以到目前為止,她們每個子女都
還能陪伴在媽媽身邊。 創作者介紹. hvandhitv123. 小鈺的抗癌之家.
8 hours ago … 刚确诊时,别人说妈妈活不过2年,我偏不信。2010年的这个时候,妈妈感冒拍了个胸
片,医生看了说有些不好,建议去大医院做一个CT,盛京医院做完后基本确定肺癌,
全家.
1 day ago … 陪妈妈抗癌4年,我们决定放弃化疗,所有经验都分享. 2014年2月21日接到弟弟的
电话,说母亲检查出胸腔积液,怀疑肺结核和肺癌。当时,有种被雷击中的感觉,晚上
,在电脑上查询,胸腔积液的发生原因是多样的,于是,心存侥幸的想,母亲的情况
也许不是最坏的。第二天一早,坐车去母亲所住的医院,到地方已经是 …
媽媽抗肺癌日誌. … 上肺癌,今次就用到標靶藥,結果年多後才過身。 她更加話,醫學
發展一日千里,好多癌症都醫得好好,而且科學家都重不斷研究新藥同新療法,所以
只要有信心就一定有希望。 聽了這名好友的鼓勵,我的信心都大增。 …. 按臨床經驗,
僅7%至8%病人可單靠標靶藥控制病情。 63歲的何女士06年發現確診第3B期肺癌,
 …